“念慈庵”商標被提無效宣告,易產生社會不良影響?

2020-07-06 20:00:07 106

因為疫情的緣故,現在吃齋念佛的善男信女們應該是比往常要多一些了吧?
就算大家知道誦佛經并不能保護自己和家人們不受新型冠狀病毒的侵害,但為了使自己能經常保持一種寧靜泰然的心境,一點精神上的寄托還是很需要的。

就像我們在日常的學習和工作中感到疲累時會讓自己休息一樣,長期在塵世間奔波的靈魂同樣也需要休息。況且,給自己的靈魂找一個寄托,并不是消極的逃避,而是一種積極的養精蓄銳。

這樣一來,就不會讓悲觀的情緒吞掉我們生存的希望和價值,從而避免造成自己人生的重大破壞和損失。

只是,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信奉佛教呢?
比起其他的兩大宗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佛教在中國的影響顯而易見是最大的,畢竟這個宗教比較符合我們華夏民族的普世哲學思想。

所以,在很多人懼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出現,也不知道自己能夠為社會做些什么事的時候,會選擇在家誦經,為仍舊奮戰在疫情一線上的人們祈禱。

對于他們的做法,咱們可以不理解,但要有尊重之心。尤其是做生意的公司,哪怕跟同行爾虞我詐、勾心斗角得厲害,也別打著宗教的旗幟來作買賣。

好吧,可能有些公司并沒有想得太多,只是覺得某個字比較符合企業文化才當作自家品牌商標使用。

這個出發點是好的,可有些人不這么認為呀,想著法子要把某品牌商標給無效了。

即便是在世界各地都享有卓越聲譽的“京都念慈庵”老字號品牌,也會有人“看不順眼”。

不信你看看最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線上開庭審理的“念慈庵及圖”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一案。

據了解,此案第三人系京都念慈庵總廠有限公司,該公司于1996年10月17日在第5類“醫藥制劑;藥;咳嗽藥水;中藥;中草藥咳嗽糖漿”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1130792號“念慈庵及圖”商標(即本案訴爭商標),使用在咳嗽糖漿等商品上。

2019年2月26日,長沙某瑜伽中心針對訴爭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經審理認定訴爭商標未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裁定維持訴爭商標的注冊。

隨后,某瑜伽中心不服上述裁定起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并訴稱:

“庵”字特指女性修行者居住的寺廟,將訴爭商標使用在其核定商品上,容易使相關公眾將此商品與宗教信仰相聯系,將其理解為源自佛教社團免費施舍的結緣醫藥產品,易對社會產生不良影響,故構成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情形。請求法院撤銷被訴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國家知識產權局辯稱:

訴爭商標“念慈庵”經第三人多年宣傳使用已具有較高知名度,已形成特定含義,尚無證據表明訴爭商標易被理解為宗教場所名稱或者傷害宗教人士感情并產生不良影響,故未構成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的“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之情形。

京都念慈庵公司辯稱:

“庵”字有小草屋之意,也有供女性修行者居住的佛寺之意,均為常見含義,而“念慈庵”源于清朝康熙年間的一段孝親故事,縣令楊謹為紀念母親和葉天士的恩澤,將其枇杷膏命名為“念慈庵”,意為“懷念慈母之地”,與宗教場所無任何關聯,不會造成不良影響。
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

一般來說,涉及宗教含義的商標在宗教層面是否確有所指,是判斷該宗教元素作為商標注冊和使用是否具有不良影響的重要標準。如果確有所指,基于我國《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標志不得作為商標使用”,將會被禁止作為商標注冊和使用。

對于某一商標并不屬于 “其他不良影響”的認定,是否可以注冊為商標這一問題。若想讓這個問題得到答案,還得需要結合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不良影響”的理解,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三條規定:

人民法院在審查判斷有關標志是否構成具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情形時,應當考慮該標志或者其構成要素是否可能對我國政治、經濟、文化、宗教、民族等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產生消極、負面影響。

注意,該規定中的“可能”一詞意味著上述消極、負面影響的產生是一種“可能性”,并非要求其已確實存在。

也就是說,如果該宗教元素在宗教層面確有所指,應認定具有不良影響;如果該宗教元素在宗教層面無所指,不能直接認定其沒有不良影響,還得考慮其是否可能對相關宗教信仰和宗教感情等產生消極、負面影響。

假設“念慈庵”商標有這種可能性,便會被認定具有不良影響,反之應認定沒有不良影響。

更何況,經過長期使用,社會公眾不會在“念慈菴”和宗教場所中間畫上等號。所以就這一點來說,將其作為商標注冊和使用并不會對相關宗教信仰和宗教感情等產生消極、負面影響。

而國家知識產權局對該商標標志或者其構成要素是否屬于“其他不良影響”的認定,應該是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綜合判斷的:

1、判斷主體應當為“社會公眾”;

2、判斷時間應當以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時的事實狀態為準;

3、判斷標準一般應當根據其“固有含義”進行判斷,對含義的理解應以我國公眾通常認知為標準。
綜上,從訴爭“念慈庵及圖”商標案件來看,僅憑一個“庵”字就認定其不應作為商標注冊實在過于武斷。

這次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想理清此案就需要考慮申請主體身份,訴爭商標使用的商品或服務的類別,以及結合是否會使相關公眾產生宗教聯想、是否會對宗教信仰、宗教感情或者民間信仰造成傷害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

小創認為,國家知識產權局的認定理由非常充分,因為“念慈庵及圖”商標獲準注冊日期早于2014年5月1日,根據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實體問題應適用修改前的《商標法》。

即新法和條例只能規制其生效后的事件和行為,對其生效前的事件和行為不具有回溯適用的效力。

 

法律適用實體問題上的“法不溯及既往”原則,主要表現在新法施行后對舊法下發生的行為仍然適用舊法。在程序問題上,由于新法后進行的程序行為,發生時有效的法律已經是新法,故其適用新法并不違反“法不溯及既往”原則。

這就是通行的“程序從新,實體從舊”原則,即關于程序問題的法律適用,原則上對于新法施行后所為的行為,應該按照新法規定的程序進行,新法施行前已按照舊法規定的方法、步驟、時限等執行的程序繼續有效。關于實體問題,行為發生在新法施行后的,適用新法的規定;行為發生在新法施行前的,新法生效后原則上也應適用舊法的規定。

或許,“念慈庵及圖”商標最終予以維持。

這只是小創的推測,具體還是要等法院宣判才知道。

當然,就算“念慈庵”商標被允許注冊和使用了,也不意味著其他商標可以帶有“佛”“禪”“廟”“寺”“庵”等具有宗教色彩詞語。

實際上,除了宗教組織和經其授權的宗教企業在不損害其他宗教活動場所利益的前提下,以專屬于自己的宗教活動場所的名稱為商標注冊申請的可以核準外,其他申請人的此種申請一律以容易傷害宗教感情,產生不良影響為由駁回。

畢竟商標審查員不僅會對商標的字面含義進行審查,還會對商標的文化屬性和社會的主流價值取向進行審查,所以我們在進行商標注冊時一定要注意這一點。

例如少林、羅漢、法門寺、大凈等,都可直接判斷:非宗教團體和經其授權的宗教企業將包含這些宗教元素的商標用于生產經營會對宗教信仰、宗教感情或者民間信仰造成傷害,從而造成不良影響。

商標注冊這事兒,說難不難,說容易吧也沒這么容易搞定,所以在申請注冊商標前最好向專業的商標代理咨詢,以便確定自己要申請的商標是否可注冊。

因為疫情的緣故,現在吃齋念佛的善男信女們應該是比往常要多一些了吧?
就算大家知道誦佛經并不能保護自己和家人們不受新型冠狀病毒的侵害,但為了使自己能經常保持一種寧靜泰然的心境,一點精神上的寄托還是很需要的。

三人麻将怎么调 福建快3开奖直播 北京28彩票合法吗 心水清码必中特猜一肖 宁夏11选5推荐 浙江体彩6十1开奖时间几点 股票配资费用怎么计算 甘肃快3一定牛一 陕西快乐十分一等奖 喜乐动手机版下载 股票分析图